26歲女孩登峨眉山失聯,微博留千字“遺書”告別

劉成夢/紅星新聞

2020-10-04 09:21

字號
“我被抑郁癥困住太久了,沒有其他原因,大家不要多想,我當然嘗試過自救啊,可是在泥潭中掙扎越陷越深,太累了,走不動了,所以我逃避得很徹底,對不起,我做了最壞的示范……”
26歲的遼寧女孩阿杵(小名),于9月29日晚上7點33分,在微博上發布了一篇近千字的“遺書”后失聯。家屬在報警后得知,阿杵在發博當天下午三點曾在四川峨眉山坐索道上山,到了金頂后失去了蹤跡。紅星新聞記者了解到,由于最近天氣惡劣,搜救很難開展,景區也曾派人懸崖下搜救,但因搜救難度太大,目前暫時沒有收獲。希望有見到過阿杵的人提供線索,為搜救她多一份希望。 阿杵

 阿杵

失聯前留下“遺書” 
大學室友:她兩年前曾確診抑郁癥 

起初,很多人從阿杵的微博發現了不對勁,一封長達千字的“遺書”透露出對所有人的告別:“本來想安安靜靜一個人走,但是那樣莫名其妙失聯給大家帶來的麻煩太大了,所以我需要解釋清楚?!?br />
這條長微博中,阿杵用溫柔的文字向媽媽和朋友們告別,甚至開著小玩笑“希望你們想起我時,不要傷心,只記得我的美貌,哈哈哈?!苯刂聊壳?,這條微博轉發已過萬,點贊已達十萬,大家都在為尋找阿杵努力。阿杵的微博內容

阿杵的微博內容

阿杵曾經的大學室友小邢在幾分鐘后就發現了這條微博,她沒想到29號上午還和大家正常聊天的阿杵,選擇了這樣的方式離開大家,“她還在回復室友發的圖片好看,我們沒有發現一點異常?!毙⌒细嬖V紅星新聞記者,阿杵是遼寧人,已經大學畢業四年,后來到了深圳工作,雖然異地,但大家還是在網上保持著聯系。事發當天,阿杵在微信群正常聊天

事發當天,阿杵在微信群正常聊天

“當時立即向深圳警方報了警,但警方查到阿杵一個多月前就已經搬走了,她曾對朋友說回遼寧老家,但朋友后面聯系到阿杵媽媽,她并沒有回去?!彪S著事情的進展小邢越來越擔心起來,據她介紹,阿杵在兩年前確診為抑郁癥,“我們知道她有抑郁癥,知道她的情緒不是很好,但平時聊天也沒問題,真的沒有想到她到了這一步,最后警方查到她去了成都?!?img alt="阿杵" style="width:600px;" src="https://imagecloud.thepaper.cn/thepaper/image/92/232/63.jpg" />

阿杵

到峨眉山金頂后失蹤
家屬報警并趕到樂山 搜救3天暫無果

“我們也報警了,最后查到7月31號從深圳飛的成都,8月5號去了峨眉山,在那邊住了兩個月酒店,9月29號寫了那個微博就失聯了?!卑㈣茓寢屬Z女士得知女兒失蹤后趕緊趕到了樂山,監控顯示,女兒在29號下午三點坐了索道上山,到了金頂后失去了蹤跡。阿杵

阿杵

對于女兒的失聯,賈女士一點也沒有感覺到征兆,雖然是單親家庭,但母女感情一直很好,“我都不知道她有抑郁癥,她和我聊天表現得很正常,沒有察覺到問題,現在回想,9月3號我說過去深圳看她,她不讓我去,說這段時間忙,等忙完了給我買機票再過去,但其實那個時候她都不在深圳了?!?br />
在阿杵的微博里,有日常吐槽嘮嗑,也有和朋友的友誼之情,也有表達對媽媽愛的內容,“我媽是一個為了生活和愛情都奮不顧身的勇敢女人,只是缺少了一絲運氣,總是受傷,但她一直努力,也一直愛,如果真有命運這回事,我愿意把我的好運都渡給她,請命運賜給我媽媽一位良人吧,讓她踏踏實實過余生,嘿嘿,少女的祈禱……”
賈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,再婚的時候,女兒就不怎么愿意回家,自己想去看她,她又不愿意,“她的病應該是有家庭原因,但是她在我面前表現得很正常,我沒有意識到,還給我打錢讓我用?!?img alt="" style="width:600px;" src="https://imagecloud.thepaper.cn/thepaper/image/92/232/65.jpg" />家人朋友報警以后,警方對金頂開展了搜救,但目前沒有收獲,峨眉山景區工作人員表示,近段時間山上一直下雨,大雨加上大霧,搜救難度很大,也曾派人到懸崖下搜過,但目前仍未發現蹤跡。
根據監控顯示,阿杵前往金頂時身穿黑色長款外套,黑色長裙,頭戴黑色帽子,身背黑色包,希望有看見過她的朋友提供線索,為搜救她多一份希望!
(原標題《尋找峨眉山失聯女孩:三天前微博留“遺書”告別 家屬已報警,搜救暫無果》)
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責任編輯:李思文
澎湃新聞報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關鍵詞 >> 抑郁癥,峨眉山,失聯

相關推薦

評論(307)

熱新聞

澎湃新聞APP下載

客戶端下載

熱話題

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
pk10最牛稳赚模式5码